3310 3310

权威精英作者 权威精英作者 权威精英作者 权威精英作者 权威精英作者 权威精英作者 权威精英作者 权威精英作者

黑夜逝去

2017-06-20 0 评论 1


黑夜逝去

2017-06-22 19:53:13

作者:竹林子

联系方式: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、微电影剧本。 QQ:719251535

故事梗概:故事梗概:李天仇拿走张子文爸爸公司的钱,债主逼迫张子文爸爸。幼小的男孩张子文目睹父亲自杀后,母亲在投靠哥哥的路上,母亲活活冻死。在母亲给予的一张画,让他记住仇人李天仇的面貌。以后小男孩张子文在舅舅家受尽欺负,在舅舅、舅母、表兄受辱。一次,表兄抢张子文的画,张子文情急之下,咬了表兄,舅母就把张子文关在狗笼里,从此张子文在狗笼里生活四年。一次,表兄玩火,点燃蚊帐,烧了起来。张子文救了表兄,表兄却说张子文放火烧房。在舅舅、舅母的逼迫下,张子文进入黑砖厂。在黑砖厂生活七年,目睹黑砖厂员工悲惨的生活。国民党为了扩大势力,从黑砖厂招兵。张子文后被国民党的军队救了出来。并在国民党的军队中生活一年半。在国民党的军队中,张子文目睹陈老板的儿子杀人而被陈老板用钱得救,李老板被陷害,儿子李天彪被派去挖煤。后共产党的军队攻打国民党的军队,国民党的军队投降,张子文被编共产党的军队,攻进上海。阿飞的大老板为去香港而找帮手。张子文也想去香港,就离开军队。阿飞的大老板却被仇人杀了。张子文为了凑钱偷渡到香港,无意中看到陈老板的儿子又谗害人,杀了他。后并偷渡到香港,去找李天仇报仇。在偷渡过程中,认识了阿彪(李天彪)与阿炳。到香港后,帮阿炳找到爹。阿炳的爹为张子文李天彪办身份证。张子文无意中救谢雨淅。阿彪无意中得知管家要害江老板阴谋,后张子文与阿彪策划救江老板,江老板认张子文为干儿子并交给他所以事业。张子文招兵买马并策划杀轰天虎,再张子文策划谋杀李天仇。张子文认识谢雨淅、婉儿、小海,在他们的影响下,张子文发现世界是有人情,更关心他人。张子文因人与人争利益而受尽痛苦,也因为人与人争利益而获利。

人物简介:


正文:

剧本正文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张子文父亲被害自杀,母亲活活冻死
8岁张子文正与妈妈学画画,爸爸回来了,脸色沉重,把妈妈叫了进去。
孩子他爸:完了,这下真的完了,李天仇这个王八蛋,老子从小跟你玩的最好的朋友,他却拿走我们合资所有的钱,而且用公司名义借很多钱,逃走了,剩下的烂摊子要我收拾。早知道这样,当初我就应当听你的话,不与他合伙开公司。
孩子他妈:我早说过李天仇这个人内心城府很深。唉!现在抱怨也无济于事,不如我们收拾行李趁现在天黑逃走。
孩子他爸:我看只有这样了。孩子他妈,你马上收拾行李。
孩子他妈收拾了行李,抱着小男孩张子文与孩子他爹正准备出门,一大群人跟了上来,围了上去。
大债主:张兄,准备去哪里?喔,还带着行李,不会去旅行吧。你欠我们的大量钱和货,你准备怎么还?
孩子他爸:各位兄弟,这事与我无关,是李天仇拿了公司的钱,还向你们收取大量的货单定金费,你们应该去找他啊。
大债主:他已经跑去香港了我们找个屁啊,废话少说,我们给你三天的时间去凑钱,你老婆、儿子、行李留下。
张家一起走进了家里。
张子文他爸:孩子他妈,你带着孩子先去睡吧,我去书房想一想办法。
孩子他妈与张子文一起进入睡房,孩子他妈睡不着,看了一下怀表,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,孩子他妈去熬了一碗粥,正准备端进的时候,发现书房的门打不开。
孩子他妈:孩子他爸,你不要干什么蠢事我和孩子还需要你支撑了。
孩子他妈不断的撞门,撞不开的时候。
孩子他妈大喊:快来人啊,孩子他爸把门反锁了,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,快把门撞开。
一群人围上书房,把门撞开。一看,孩子他爸已经上吊多时了。
孩子他妈:孩子他爸,你怎么干蠢事啊,你走了,我们怎么办。
大债主:既然张老板已经死了,大家将这里的东西全搬了吧,能减少损失就尽量减少。
那些人一拥而上,到处都是搬东西的声音,其中的一个女人将孩子他妈的手饰摘掉摸走了。不一会儿,房子已经空了。
其中一个债主对孩子他妈说:你们快搬走吧,这里已经买给人啦,这是你们的行李。
大债主:大家把获得的钱分了,按自己所亏的比例来分,这样才公平,对吧。大家有什么异议。
其中一个债主:这里你最大,按你说的。
债主们:那好。
接着他们每个人分得的不同数目,并且每一份上都有各自的名字。各人拿到各自的一份。
周围邻居们:张老板平时对我们不错,大家凑点钱,把张老板给葬了。有谁同意。
周围邻居:我同意…
谢谢大家,小文,给各位叔叔阿姨们磕一个响头。
其中一个邻居:别这样,张太太,以前我们有事的时候,张老板总是尽力帮助我们,现在张老板家有事,我们帮助是理所当然的,用不着这样——张太太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
孩子他妈:我准备去投靠我哥哥。
当正准备把张老板下葬的时候。
张子文哭着对妈妈喊:妈妈,不要把爸爸埋葬了,求你了。埋了爸爸,我很久没见爸爸,会不会把爸爸给忘了。
孩子他妈:人死总是要埋葬的。妈妈给你画一张爸爸的画,那样你就不会忘记爸爸了。
张子文点了点头。张子文将画放进了一个被抛弃过的破盒子里。张子文他妈在去她哥哥的路上时,下了一场大雪,她哥哥一家人还没有,张子文他妈只好抱着张子文坐在门口,张子文他妈把行李中的衣服、被子全部拿了出来。紧紧地包裹在张子文身上。
孩子他妈:妈妈给你画一张妈妈的画,好不好?
张子文:妈妈你为什么要画自己的画给我?我不要你像爸爸一样的被埋了,我要一个对我有说有笑的妈妈,而不是一张画。我不要画…
孩子他妈:妈妈不会像爸爸一样的,你看妈妈有多精神,你有爸爸的一张画,为什么不能有妈妈的一张画呢?爸爸妈妈本来就是一对的吗?
很快张子文他妈就画了两张画。
张子文:这张不是害死爸爸的凶手吗?我不要。
孩子他妈:你不是说过,经常看不见爸爸,你就可能忘记爸爸吗?我要你看着它,就是要你不要忘记自己的仇人,上面有两个字“香港”,他就在香港。好啦,儿子困不困啊?
张子文:好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张子文舅舅家受到虐待
孩子他妈:那你就睡觉吧。喔。真乖,是妈妈的好儿子。
张子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与另外的两个小孩睡在一起。
张子文:妈妈…
另外的两个小孩也跟着醒来。张子文拉开了门,看见两个人。
张子文问:你们有没有看见我妈妈。
舅舅:你妈妈已经死了。
张子文:你骗人,我妈妈不会死的。
舅舅:你妈妈在那边。
张子文走了过去,拉开白布,看见了自己死去的妈妈。
张子文:妈妈...
舅舅:我是你舅舅,这是你舅母,你以后就跟我们生活。
舅母拉了一下舅舅示意让他离开。
舅母:你怎么无缘无故花自己的钱去养别人家的孩子呢,你有毛病啊。
舅舅:毕竟这套房子是我妹夫送给我的,他是我妹妹的儿子,我们不收养他,邻居会怎么看我们,你想一走出去就被别人指着背骂你吗?
舅母:可是把他养大是需要花很多的钱的。
舅舅:这个我早就想好了,将家里的家务活让他,你看怎么样?
舅母:是个不错的主意,以后我就不用忙来忙去了。不过他只是一个小孩,行吗?
舅舅:先让他干一些轻活吧,等他长大了,有了力气,再让他干重活。
舅母:张子文,你去把地给我扫了。
张子文:为什么?妈妈从来不要我扫地。
舅母:这是我家,不是你家,你每天白吃白喝,不要干活啊,你要么干活,要么回你的家去。
张子文:我已经没有了家。
舅母:那你就乖乖的干活。张子文扫完地后,
舅母:看你扫的地,要把地上的脏东西全部扫走,看清楚了,像我这样。
张子文照做了,
舅母:扫完地后,给我把地洗了,像我这样洗,要让这地方都要洗干净,听清楚么?洗完地以后,
舅母:宝贝女儿,以后你不要洗碗了,让你的表兄给你洗吧。张子文你过来把碗给洗了,不洗完,不准吃饭,又没干过是吗?给我看清楚了,像我这样,把碗的正反面给我洗干净了。
舅母:洗完碗后,回房里去,没有我的命令,不准出来。
张子文回房间去,拿着自己爸爸妈妈的画,哭了起来。
一会儿后,张子文被喊出来吃饭了,张子文一看,只有那么一点儿饭与菜。
张子文:我们一起就吃这些饭菜吗?
舅母:不是,这全是你的,你给我记好了,只有等我们吃完了,你才能吃,要是没饭了,你就没得吃,听懂了吗?
张子文愣着。
舅母:吃饭吧。
张子文拿着那可怜一点儿饭菜慢慢地在碗里吃。
表兄:这盒子有什么?管他什么先打开再说。
张子文刚好回到了房间去。
张子文:不准动我的盒子。
表兄:原来是三只丑八怪的画。
张子文去抢,表兄不给,
表兄:就是不给…
张子文与表兄一起抢着盒子,张子文情急之下,咬了表兄一下。
表兄:啊…
舅舅与舅母走了进来。
表兄:爸爸妈妈,他是一条狗,咬我。
舅母:宝贝儿子,你没事吧,你是属狗的啊,敢咬我儿子,你活的不耐烦啊?
张子文:她抢了我的画。
舅母:什么画,让我看看。
张子文又咬了舅母的手。
舅母:你敢咬我,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反了你。
一个耳光打在张子文的脸上,夺过张子文的画,张子文哭了。
舅母:这是谁的画。
舅舅:让我看看,是我妹妹和妹夫。算了吧,毕竟是他爸妈的画。
舅母:他咬了你儿子和你老婆,不行,既然他是属狗的就让他去跟狗一起睡吧,别跟我儿子和女儿睡。
于是他们就只做一个大笼子让张子文与狗一起睡。
表兄:小狗过来吃饭了,喔,对了,狗是不用筷子的,是趴着吃,这筷子就免了吧,你也可以少洗几双筷子。
依然叫他干家务,干完后把他关在笼子里。一关四年,一天,舅舅与舅母出去干活,正好熄灯。张子文正在扫地,表兄表妹正在点蜡烛玩火。一不小心,蜡烛点燃床上的蚊帐,大火瞬间烧了起来。表兄表妹正准备打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已经坏了。表兄表妹哭着叫爸爸妈妈。张子文犹豫了一下,后立即去撞门,可是撞不开。情急之下,他看到了窗上的透明的玻璃,用凳子向玻璃砸去。把表兄表妹从窗户里救了出来。
舅舅舅母赶来时。
舅舅:天哪,我的房子。是谁干的?
表兄:爸爸,是他,他不满我们家对他的管教,趁爸爸妈妈不在的时候,放火烧房子,要不是我和妹妹逃的快,我们差点就被烧死了。
舅舅:又是你干地好事,你毁了我的房子,你爸妈给我的财产你已经收了回去了,不,你还欠我家,我要你坏还给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张子文在黑砖广中生活
第二天,张子文被送到一个黑砖厂。舅舅舅母收了钱,高兴的走了。
张子文走进黑砖厂的时候,黑砖厂很大,看到两边高高的围墙,有很多的人,也有许多与他年龄差不多的人也正从外边被卖进来。在黑砖厂里,又有许多不同的年纪的人正在搬砖。
黑砖主:你们以后就在这生活,好好听话,不然就准备挨鞭吧。你手上的盒子里是什么东西,快拿给我看看。
张子文不给。
黑砖主把盒子抢过,将张子文推倒在地,正当黑砖主正要打开盒子的时候,张子文冲了过去,黑砖主用手准备去阻挡张子文的时候,张子文拉着黑砖主的衣服,想抢会来,以至把黑砖主的衣服撕破。众人都恐惧,盒子中的三张画都掉了出来。黑砖主一个耳光。
黑砖主:臭小子,你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很贵,若不是看到你还年轻,能干活,我早就活埋了你。就这三张破画能值几个钱,还给你。
张子文赶紧收回那三张画。
黑砖主:这个破盒子,还给你。
这时一个老人走了进来,为张子文捡回盒子,看到画。
老人:这是你的亲人吗?
张子文点了点头,老人捡回了盒子递给张子文。
黑窑主:你现在去和那些人一起去搬砖,没有完成任务的不仅不许吃饭,而且要挨鞭子。
张子文跟着那些孩子一起搬砖,一次帮两至三个,搬了一会儿,一个大人搬不动了,黑窑帮手用鞭子抽。那个大人没有力气起来。
黑砖主的帮手:快起来,想偷懒啊,这里不是偷懒的地方。
接着他们抽的更厉害。
黑砖主的帮手:还不起来,我叫你还不起来,不起来…
那人最终勉强起来了。张子文看到一个老年人没能拉动砖被黑窑帮手用鞭子活活的打死,之后黑窑主帮手去挖洞,一挖有死人的骨头。
黑砖主的帮手:这里已经有人啦,去另外一个地方。
又挖。
黑砖主的帮手:这里也有人啦。
直到第三个坑,才将老人尸体仍下,埋了,再跑了回来,继续跟着监督“囚徒们”。不一会儿,一个黑窑帮手一鞭就鞭打在一个干事没力气的人的脸上,他一只的眼睛流血,那人在地上打滚大哭,哭声振动整个黑窑。那个人被抬了出去。吃饭的时候,吃的是稀饭和野菜吃完饭后。
黑砖主的帮手:吃完了,还不去干活,别他妈的磨蹭的,像个娘们一样。
接着张子文与他们又一起干活,一直干到天黑。张子文和一群小孩和给张子文捡起画和盒子的老人呆在一起,此时张子文己经全身是伤,又冷又饿。张子文一个人独自坐在一边,那位老人走了过来。
老人:为什么不跟他们在一起,快过来吧,大家在一起就不冷了。
老人拉了一下张子文。张子文犹豫了一下,最后走了过去。
一个新来的小胖子问老人:爷爷,你来了多久啦?
老人:己经四十多年了,想当年,我刚进来的时候才二十几岁。
小胖子:这么长,难道我们要在这里过一辈子。
老人:爷爷也不知道要关多久。
小胖子:爷爷,你的被子好暖和啊,为什么你的被子要比我们大的多,厚的多呢?
因为爷爷是帮他们算账的,爷爷从来就没有算错过。他们怕爷爷冻死了,没有人   会像爷爷一样,帮他们这么好的账。
小胖子:爷爷,你是怎么被关进来的?
老人:爷爷年青的时候与一位军阀长官的女儿真心相爱,那个长官嫌爷爷家庭背景差,就叫人把爷爷绑到这儿来。从那以后,爷爷再也没出去过。
小胖子:那你为什么不逃出去?
老人:爷爷逃了几次,都没有逃出去,最后被他们打瘸了腿,变成了这副样。可能爷爷是个书生吧,没有力气逃出去,只见那些体魄强壮的人逃了出去,所以你们要不怕吃苦,让自己的身体很加强壮,像长大了以后,才能逃出去。
那些新来的孩子挤着挤着。
老人:在这里会很单调。爷爷给你们讲故事好不好?
小孩们:好。
老人:我给你们讲的是司马迁的故事。司马迁是汉朝著名的史学家,因为他受到牵连而坐牢,就我们一样,但他将在狱中受尽折磨置之度外,将自己全部的心思放在写《史书》上,一直连续几十年,方才出狱。他出狱的时候己经是个老头了,比爷爷还老了。最后,他终于写完了《史记》。我讲这个故事就是要告诉你们:要想在这里活下来,就要有一颗向司马迁的坚定一定能走出去的信念,你们才能活着的出去。
每当张子文快熬不下去的时候,他都会想到这些话。(我不能死,我不能死,我死了,就没有人会为爸爸妈妈报仇了。
第二天,张子文看到了昨天那个人,他的眼睛已经瞎了,可仍然在搬砖。
每天张子文都盼望着能下大雨,下大雪,因为这样他们就不用干活了。
今天你们没有干活,就吃一餐吧。
一天, 张子文又被打的全身是伤,伤心之下,他拿出了盒子里的画,越哭越厉。
老人问:他们是你爸爸妈妈吗?
张子文点了点头。
老人:可怜的孩子,以后你就当我是你的爸爸妈妈一样,爷爷会像他们一样疼你的。
张子文扑向老人并哭着。
一天一天的过去,张子文看着同伴一个一个的倒下,又一个接着一个新的伙伴到来。
老人:今天又少一个。你们以后可要更加坚强一点,不然你们会像那些被埋掉的人一样,永远看不到明日那美丽的太阳。外面的世界远比这里美丽,要坚信自己一定能走出去,不要绝望,我的孩子们。
每一次有新人来的时候,老人总是不厌其烦地讲司马迁的故事,孩子们总是不厌其烦的认真地听着。日子久了,张子文已经适应那里与死亡打交道的生活,身旁的人的死亡也没有那样去用眼睛紧紧地盯着。日子渐渐的过,张子文己经在黑窑里呆了七年,成为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。由用手搬砖,变成用手拉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张子文在充满利益国民党军队生活
一天, 一个军官来到黑窑,
朱长军:你们窑里的青年人不错嘛。体魄强健,派一些人到我们军队里壮大我军的实力,叫他们全部集合。我要他…还有他。
张子文也被选中。
黑砖主:军爷,这样不行啊。我的强丁都当军去了,我的窑厂怎么办?
朱长军:你他妈的,少跟我废话,这个窑是黑的。妈的,信不信老子现在把你抓起来毙了。
黑砖主:别…我把他们给你还不行吗?
朱长军:这还差不多。
黑砖中工作的人:喔,我们可以出去了…
老人看着孩子,微笑着。老人给他们送行的时候,每走了一程路,孩子们不时地回头看老人。老人微笑地向孩子们摇手。走了一程路后。
一个下士对军官说:长官,那个窑已经经营近百年,积累很多的财富。不如我们…朱长军:那是黑窑,应该有人掌着他,贸然动手,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。
下士:小的已经查过了,支撑这个黑窑是一些小小的地方军,远远的比不上咱们的军队。
朱长军:你确定?
下士:连这点事,小的都不准定,那小的还能干什么?
朱长军:好,咱们就杀他个回马枪。下令,全体撤回。
军队打死了窑主与窑主的帮手,直冲窑主的卧室,发现了大量银票,一箱黄金。下士:这些老弱小的怎么办?
朱长军:把他们放了,我们解救了他们,将来我们的军队也会有好的名声,除恶扶弱,不是吗?
下士:长官英明,属下这就去办。
下士:你们为什么能出来?那是朱长官仁慈,扶弱济贫,你们要好好的感激他。
黑砖中工作的一个人:真是太谢谢朱长官,我已经在这二十多年,每天吃不饱,睡不好,干不动了,还要挨鞭子,我回去后,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村民,想当兵就一定要当朱长官的兵。谢谢朱长官…
朱长军:哈…今天真他妈高兴,即收到一群强兵,又收到了钱,还收到名声,真是一举三得,爽。
张子文一到了军队,才发现部队中是贫富相差很大。
朱长军:今天是不是有许多的事要处理?
下士:是的,长官。
朱长军:让那些新兵过来,让他们学着点。
下士:是,长官。
带来新兵
中士:长官,你要的东西,我已经搞定了。
中士:长官,高纯度的。
长官尝了一下。
朱长军:不错。你好好干,以后有捞好处的机会。
中士:谢谢长官。喔,对了,陈老板已经在你的书屋等待你多时了,你去看看。
朱长军:让他过来。
陈老板过来。
陈老板:这是我家珍藏的古董,你看看。
朱长军:不错,不错。还是汉代的,很稀少。
陈老板:朱长官好眼力。
朱长军:见笑,见笑。只是略懂一点而已。
陈老板:那我儿子的事呢?
朱长军:放心吧,小事一桩,有我朱长官在,还怕办不成吗?我马上派人去放了你儿子。不过你儿子不要再去干杀人的傻事啊,杀人可是要判死刑的。
陈老板:是,朱长官说的对。我一定好好管教儿子。
朱长军:陈老板,别那么紧张,只是在我的地盘,好办。在别的地盘我可管不了喔。
陈老板:谢谢朱长官提醒,没事的话,小的先走了。
朱长军:等一下,你们俩把陈老板的儿子带来。
下士:是,长官。
陈老板:朱长官,那我们走啦。
朱长军:去吧。
陈老板:我告诉过你别在外面乱搞女人,你就是不听,还把别人弄死。
陈老板的儿子:放心吧,老爸。有钱能使鬼推磨。你的钱,我一辈子都花不完。
陈老板:唉,怎么生出这样一个败家子,真是上辈子欠他的。
朱长军:李老板,你就知道吗,你儿子李天彪参加了共产党,你打算怎么办?
李老板:嗯,你可是尽人皆知的最会捞钱财的人,我倒要看看你的证据。你有什么证据?
朱长军:在这里。
李老板:一把破枪而已。
朱长军:这可是不是一把普通的枪,是八路军的枪,是从你儿子身上收出来。
李老板:哼,你就别蒙我了,我儿子已经去了香港。
朱长军:我们在他去香港路上把他抓了回来,把他儿子带上来。
下士:是,长官。
李老板:罢了,罢了。你明说吧你要多少钱。
朱长军示意把李天彪带下去。
朱长军:你过来。我告诉你。
朱长官拿出了枪,向李老板开了枪。
朱长军:我要你的命。
中士:李天生的儿子是共产党,李天生庇护儿子潜逃香港,罪大恶极,知错不解,还用枪威胁长官,被长官一枪击毙,现在李天生的所有煤矿归公。
朱长军:你们要好好给我学着。
刘老板:这是二十根金条,你点点。
朱长军:不用点了,你还敢骗我吗?不过现在要涨价了,我还要十根金条。
刘老板:朱长官,不是说好了吗二十根金条,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?
朱长军:我出尔反尔?你他妈的,我做人很公道,李天生煤矿远不只你讲的那些,你欺骗我,我还没有跟你算账,你倒先说我出尔反尔。这二十根金条留下,就当是欺骗我精神损失费。另外十根金条给不给是你的事。不过钱没有到我的口袋,你是别想去打煤矿的主意。刘老板,你好好考虑一下吧。
刘老板想了一下。
刘老板:我马上把另十根金条给你送来。
朱长军:这才对吗。
朱长军:走好,不送。
朱长军:我在张家村的时候丢了一根金条,你去把刚才召来的新兵换上武器,今天让他们再去见识,见识。
中士:是。
朱长军:你带他们去帮我找回来。
中士:是,长官。
中士:这是你们的衣服,你们的武器。
大胖子:去哪儿?
中士:去了你就知道了。
中士:我们朱长官在你们这里丢了一块金条,你们给我找仔细呢,一定要找到,找不到,你们应该知道什么后果。
县官:我们马上找。
县里的人甲:怎么那位长官在我们县里连续丢了三根金条。
县里的人乙:你傻啊,他们长官分明看到我们县有钱,要保护费。
大胖子:长官,不如我们一起帮他们找,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,会快一点。
中士:你蠢啊,这是潜规则,长官是叫他们交交保护费,懂不懂?放心他们很快就会送一条金条来。
不一会儿,一个有钱的人过来。
县官:这是朱长官掉的金条,我们动用了全部人员才找到的。看看你们长官金条多好的纯色。
中士:是啊,呈色不错。那我们就回去复命了。
县官:走好。
债主:长军请你帮一个忙。
朱长军:帮你什么?
债主:我在这里过了二十多年,老了,想过一些清净的生活,我这里有一大堆的外债,许多很棘手的债,想请你帮忙,收到的债你,我四六分帐,你看怎么样?
朱长军:都是些刺手的吧?
债主:呵…
朱长军:五五,怎么样?放心吧,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。
债主:好,就五五。
债主:这里是债票。
中士:现在给你们债票,不管用什么办法,你们都要给我凑齐。
大部分的票都是穷人欠的,仅仅除了张子文以外的少数人下不了手,其余的人成群去硬夺硬抢。少了的自己去抢来凑齐。
中士:你们的债怎么还没有收齐。你们两(大胖子与张子文)连一个子都没有,你们两个废物,(一人一个耳光)军队拿那么钱养你们干吗来着?
大胖子:他们实在太穷了。
中士:我说过,无论什么方法都要给我凑齐。你们可以去偷去抢,什么都可以。还有你们这些没有收齐的人,像你们这样的人只有去上战场。
于是没有收齐钱的人都被派到最苦的军营中去。
教练:你们被训练是为了随时准备上前线,跟敌人玩命的,所以现在你们就要把自己不要当人看。
以后,张子文每天都经历各种各样的训练。跑步,扛枪,军需物质,射击,拳击。张子文把目标当作李天仇。射击,拳击都变地很厉害。
士兵跑步,其他兵坐车,士兵扛枪、军需物质,其他士兵吃喝玩乐。
一次, 士兵与士匪交战,士兵在前,其他的兵拿着枪看着谁敢逃跑。
士匪头子:你不是说国民党的军队不厉害吗?怎么他们个个不怕死?
士匪:这个国民党军队跟其他的不同,前面的兵是群不要命穷鬼,后面是群好吃好喝的专门捞钱的懒鬼。
士匪:大哥,我们已经伤亡惨重,还是撤吧。
士匪头子:他妈的,给我撤。
一年半后,张子文与共产党交战,共产党像洪水一般涌涌而来,后面的“懒鬼”纷纷逃窜。毕竟真正上战场的军队少于共产党。
教练:别开枪了,后面那些贪生怕死的家伙已经全跑了,我们没有必要去为他们卖命,我们投降吧。再说我们的家人还等着我们了,我们把武器放下吧。
他们全部都放下武器投降。
张子文被整编到共产党的军队并跟着他们一起进攻上海,共产党的军队如入无人之地一样,到处都是国民党投降的部队,军队进入上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张子文出军队
大老板:天天有学生在这里大吵大闹,生意怕是做不成了。我还留在这里干吗?   阿飞,你帮我去弄一些强壮的人来,最好是部队的,我们去香港发展。
服务士兵:刘长官,有人要见你。
阿飞:刘长官,好久不见。
刘长官:来…进屋谈。
阿飞:几年不见,你就变成了共产党长官啊,几年前,我俩还在打共产党了。
刘长官:小声点,如果被别人知道了,我会有大麻烦的。
刘长官:你找我干什么?
阿飞:请你帮一个忙。
刘长官:什么忙?
阿飞:我老板要去香港,想找一些好帮手,你可不可以从部队中帮我挑几个好的。
刘长官:这是难办。如果别人知道了,我就麻烦的。
阿飞:随便找几个理由把他们开除,就不关你的事?你有什么人选?
刘长官:共产党里的人不行,只能从俘虏中的国民党挑。
阿飞:选一些即爱钱又有本事的。
刘长官:可以,不过还有一个不爱钱的也会答应去香港的。
阿飞:谁?
刘长官:张子文,他父母被一个去了香港的人害死了,他想去香港报仇。
阿飞:他的本领怎么样?
刘长官:这个你可以绝对放心。
阿飞:好,你先跟你认为合适的人选谈谈,然后给我名单。
刘长官:你们五个人想不想去香港?
战场士兵:长官,你的话被别人听见了,你就有麻烦了。
我是受朋友之托,帮他找帮手,跟他老板去香港发展。这里只有我们六个人,说句心里,你们的想不想去香港。
战场士兵:想。
战场士兵:我也是…
张子文:我愿意去。
刘长官:好,就这么定了。
悄悄的对他们说:(你们五个人去嫖娼,我亲自抓住你们,然后再开除你们,到时候,你们可以去跟上海最大夜舞厅老板一起潜到香港去。)
张子文从此就离开军队的生活。
张子文想不到没跟老板几天,老板就在自己的歌舞厅被仇人暗杀,仇人也死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张子文杀了陈老板的儿子凑钱去香港
张子文:船,什么时候到?
后门人:后天早晨。
张子文:要多少钱?
后门人:100个大洋,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,100个大洋可不是小数目。
同一天,张子文看到陈老板和他的儿子。
陈老板:叫你别去惹事,你又不听,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,惹上事,很难脱身的。如果不是你老爸聪明,找一个傻子去顶了,你早就进牢里去了。
陈老板的儿子:老爸,我又不是那些赌鬼,一夜功夫就把自己老爸全部的家财输光了。你有的钱,我一辈子玩女人都花不完的。
第二天,张子文从陈老板儿子家开始就跟着陈老板儿子,陈老板儿子悠闲开着车,车速很慢。张子文一直在后面紧跟着。直到一条森林小路,陈老板儿子的车停了下来。张子文躲了起来。不一会儿,一个女大学生过来,陈老板的儿子想强干那位女大学生,张子文一枪打爆了陈老板儿子的头,紧接着女大学生吓晕了过去。张子文摘下了一枚金戒子,一枚翡翠戒子,一块劳士力表,一根黄金相链,一块翡翠玉,并从陈老板儿子身上收出车钥匙。张子文挖了一个坑,快要把陈老板儿子埋完了的时候,女大学生醒来。
女大学生:啊…
张子文:别叫了。(张子文用枪对着她)今天的事就当什么也没发生,我有麻烦的话,我的兄弟会找你麻烦。你不说,没有人知道他来到过这里。
张子文开了车门,打开了车中的盒子,一大把的大洋。并把车开到很偏僻的森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张子文偷渡过程
第二天早晨,张子文正准备去港口的时候,遇到了阿炳、阿彪。正巧也遇上了土匪。
土匪:快点,把你们的钱交出来。
先抢了阿炳的100大钱,接着他们正准备搜阿文的身时,拉开了阿文的衣服,露出了枪,张子文拿出了枪,打死了六名土匪。张子文从土匪那里拿了两把枪,并安满了子弹,拿了一些零散的子弹放进口袋。
阿炳:大哥,你的枪法真好,刚才多亏你为我抢回了钱,不然的话,我去不了香港。叫我阿炳,领居都是这么叫我的。
张子文:你去香港干什么?
阿炳:去找我爹。
张子文:你哪来这么多的钱?
阿炳:我妈死了,我把我爷和我爹留下的家财卖了。
阿彪:我叫李天彪,叫我阿彪,很高兴认识你。
阿彪?张子文回忆自己以前见过李天彪。
阿彪:以前,我爸是开煤矿的,被人害死,我也当一年半多的煤工牢犯,不久前才被放出来。我爹经常说我只会用他的钱,我不想,像他说的那样,我想拥有自己的事业,所以去香港一直是我的梦想。兄弟,你怎么称呼?你去香港干什么?
张子文:我叫张子文,我老爸想见一个在香港的兄弟,我是准备带他去见我老爸的。
阿炳:文哥,彪哥,船来了?
阿彪:你们俩上去吧,我没钱?
阿炳:没钱你干吗来?
阿彪:我准备偷偷地上船。
张子文:跟我们一起上去吧,你的钱由我付。
船员:钱带来了没有?
阿炳:带来了。这里是100块大洋。阿炳数出了20块大洋来。
船员:是200块大洋。
阿炳:什么?不是说100大洋?
船员:那是昨天的事,今天的是200大洋。
阿炳:那我不去了。
张子文抓到了阿炳肩膀,把身上所有的东西拿出来。
张子文:我们三个够了吧?
船员:再加上他身上的钱,差不多呢。
阿炳把所有的钱递了出来。
船员:你们去船舱吧。
张子文发现船上还有许多其他的人。张子文一直不放心,没有睡觉。半夜,张子文透过窗外到一个人鬼鬼祟祟,跟了上去。
船长:他们怎么样?
船员:睡的像猪一样。
船长:按计划先迷晕,再杀了,小心点,这么人都是些不要命的亡命之徒。
张子文:阿炳,阿彪,快走,我们上了一条黑船。
阿炳:走私船本来就是黑船,没必要这么紧张。
张子文:他们现在正准备过来杀我们,快走。
张子文他们一起逃到船边,只听见几声枪声在自己脚下边。
阿炳:现在该怎么办?
张子文:跳下去。
阿炳:看,那边有光。
阿彪:根据行程,我们应该到了广东与香港之间的海峡,前面应该是香港。我们向有光的方向游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八张子文上船到找到工作
张子文三人一起游上了岸,躲到了一个森林地,张子文用枪生火,三人先烤干了衣服,再用衣服遮住下面部分,烤干了裤子。后三个人都大睡了。张子文最先起来,已经是很晚了,张子文摇醒阿炳、阿彪。
张子文:快醒来,已经天黑了,我们先去找一些衣布过夜,顺便去找一些吃的东西。
三人走了许久,看到了第一户接近马路的人家,张子文趁天夜爬上天台,拿走了被子。用枪打了几只兔子。
阿炳:怎么是女人的东西?
阿彪:出门在外,我们凑合着用吧,明天,我们一起去找工作。
第二天早晨张子文将衣服被子送回时,看到了一个女的(谢雨淅)。张子文偷偷跑了出来。女的好奇谁帮她收了被子。
第二天,张子文三人从早到晚找工作,因为没有身份证,一直没有找到工作。
在大街上的时候,张子文与一个警察相碰,(阿炳、阿彪吓了一跳。)画掉了出来。警长看到了李天仇的画,张子文马上去收回图像,放入盒子里。
警长:他可是香港最大走私武器的头号人物,他是不是你的偶像?唉,年青人,我看你还这么年轻,劝你别去学他,小心小命都保不住。
直到下午张子文三人去运货的那里才找到工作。因为管家看到他们没有身份证,开出很低工资。张子文与阿彪才被选中,阿炳身体弱没有选中。
阿彪:老板(路人),这个地址在哪里?
路人:距这里还很远喔,如果成车也得一天,成马车也得二三天。
阿炳:如果走过去呢?
路人:哪得七八天吧。
阿炳:谢谢老板。我只要走七天,就可以看到我爹。
阿彪:你一个人在香港人生地不熟的,不如等我们俩干完一个月以后将工资去坐马车送你回去。
阿炳:走路都不安全,坐车又怎么会安全呢?
张子文:到时候,我亲自送你。
阿炳:你们已经帮了我很多,我不能再花你们的钱呢?
阿彪:大家能活着到香港,并能在一起,这是缘分,我们三个之间还谈什么钱?阿炳:可是我没工作?
阿彪:有我们俩的一份就有有你的一份。
张子文与阿彪每次吃饭都将饭分三等份后再吃。
阿彪:吃吧,我在煤矿里的时候没有吃这么多。那时他们送给我的还远远比这些少,根本没有把人当人看。
张子文:我在砖窑的时候差不多。
管家:你们都过来照相,给你们办工作证。
当时阿炳就在身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九张子文为阿炳找爹
一个月以后,阿文带着阿炳上马车,去找到了阿炳的父亲。
临走时,
阿炳:你们可以给我一张照片当作留念吗?
阿文阿彪拿了出来拿着
阿炳的父亲:你是?
阿炳:我是你儿子郑阿炳啊,这是妈留给我的信,叫我来找你。
阿炳的父亲:你娘怎么样?
阿炳:她病死啦?
阿炳的父亲:儿啊,我的儿啊!
阿炳的父亲:这位是?
阿炳:他是我救命恩人,在偷渡到香港救了我,还拿出一笔钱让我找到你。
阿炳的父亲:快进来坐。阿新,上最好的茶。
张子文:茶已经喝了,我该回去了。
阿炳的父亲:等一下,这点钱,你拿着,香港地区既是捞油水的地方也是很乱的地方,拿着以备不时之需。
张子文犹豫了一下。
阿炳的父亲:你是阿炳的好兄弟,拿着吧。
张子文拿了过去,正准备走。
阿炳:文哥,我将会来看你的。
张子文: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江老板与员工一起吃饭
一天
员工们:老板好…
江老板:大家好,好好干,我是不会亏待大家的。
管家:老板,中午到哪里吃饭?
江老板:今天与员工在一起吃。
管家:老板这怎么行,我怕你吃不惯。
江老板:怕什么,想当初我还不是像他们一样,只所以我有今天,都是靠这些勤劳苦干的员工们。
管家:是,老板,我去准备一下。
管家对厨师:今天老板与员工一起吃饭,要做地好一点,要是香港最好员工待遇,知道了吗?并给老板做一份好的。
江老板:我的怎么和员工不一样?
换了…员工吃什么,我就吃什么。
江老板:唔,还不错吗?想当年我像你们一样的时候,没有一天吃饱过,家人也跟着我挨饿,一天从早干到晚。你们比当年的我可是好多了。
阿彪:见鬼了,今天的伙食怎么这么好?
张子文:是做给老板看的,吃吧。
阿彪: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天天吃这个。
张子文:先拿到身份证再想这个吧!
阿彪:说的也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一张子文被解雇
一天阿文与阿彪一起搬货,阿文被人不小碰撞了一下,把货弄倒了。管家看到了。管家:你知不知道里面的货物很贵?
阿彪:只是些衣服吗?
管家:那些衣服很贵的。他打一辈子也还不了,这个月的工钱就免了吧,你走吧。
江老板:发生了什么事。
管家:一个员工工作不负责任,打翻了一箱货,我已经把他给辞了。
江老板:我最讨厌的就是做事不认真地员工,辞的好。
阿彪:这些你都拿着,你没有身份证,难找工作拿着它,以备不时之需。
张子文:我拿我自己的一半吧,怎么能要你要你的钱呢?
阿彪:我们俩是兄弟,还谈什么钱呢?我在这里有工作,饿不死。你拿着比我更有用。
张子文:好吧,这把枪送给你,以防万一。
阿彪:谢谢文哥。
张子文笑了一下,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二张子文救谢雨淅并为她找到工作
一群人围住一女孩,
流氓:你老爸欠了我们20万,他没钱跑了,你替他还吧。
谢雨淅:我没有钱。
流氓:你的身体就是钱啊。把她给我抓回去接客。放心吧小妹妹,很快,你就可以还清你爸的钱。
谢雨淅:救命啊…
流氓:别喊了,没有人会救你的。
张子文打伤六名流氓,当其中一个人正准备拿枪出来时,张子文一枪把对方的枪打了下来。谢雨淅跟着张子文走。
张子文:你跟我干吗?
谢雨淅:我不能再住这里呢,这一次你救了我,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再回来抓我。我又不知道去哪,只好跟你。
张子文带她去吃碗面。
张子文:待会儿你跟我去江老板家,他或许会收留你。如果你被收留的话,那群人不敢找你麻烦。
谢雨淅:希望如此吧。
阿彪:文哥,又见到你了。
张子文:她惹上了一群流氓,江家还缺少人吗?
阿彪:江家正缺一个好的保姆去照顾江家的小孙子。
张子文:你带她去,看她能不能被用?
谢雨淅:他叫什么名字?
阿彪:张子文,我叫他文哥。
江老夫人:你会不会带孩子?
谢雨淅:会。我经常为那些父母有事不能照顾孩子的带孩子。
江老夫人:会识字吗?
谢雨淅:会。邻居家的先生教过我识字。
江夫人:那你会做家务吗?
谢雨淅:会。从小我母亲死的早,我爸又不务正业。家务的活得由我来扛。
江老板的大儿子:妈,这么有文化的人,怎么能干家务了?
江夫人:好吧,今天你就来上班吧,好好教我孙子识字。
谢雨淅:谢谢夫人。
阿彪:她已经被录用了。
张子文:我得走了。
阿彪:你有什么打算?
张子文:还是先找到工作吧。
阿彪:我怎么跟你联系?
张子文:如果我找到工作,一定会回来告诉你的。走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三张子文没有工作的日子
张子文一边找工作,一边找李天仇。张子文给了钱给一个介绍人,
张子文:你去帮我打听打听他。(拿出李天仇的画。)
张子文请了介绍人:在一家比较豪华的地方吃饭。
介绍人:你想了解关于他的什么?
张子文:他是干什么?
介绍人:香港最大走私军火的头头。
张子文:他的势力怎么样?
介绍人:他啊,可大啦,是香港最大黑帮势力之一,连警察也要敬他三分。
张子文:有没有人可以于他匹敌?
介绍人:有,森爷,香港最大走私团伙的头头。
张子文:我怎么才能见到他?
介绍人:以你的身份不可能见到他,而且他很少露面。
张子文:我怎么才能参加他的团伙?
介绍人:你也想干那行,我也想。但是他是不会要我们的。
张子文:为什么?
介绍人:他的手下大部分是凶狠的越南人,你、我都不是。
张子文:你可不可说一下李天仇团伙内部具体情况

张子文:老板,结账。
老板:500块。
张子文支付了钱。
张子文:我没钱支付你的费用。
介绍人:这里大部分的菜都是我点的,也是我吃的就当作介绍费。走了,下次有这么样的好事一定要我啊。
张子文发现自己只剩下几块钱的,张子文太饿了,靠在墙上睡觉一会儿感觉到有人在摇他,张子文马上醒来抓住对方的手正将用拳头,打才发现是阿炳。
张子文:怎么是你,阿炳?
阿炳:我说过会来看你的嘛,你不是在江老板家么吗?怎么睡在大街上呢?
张子文:被管家赶了出来了,没什么,又不是第一次。对了,你来找我什么事?
阿炳的爹:不能来看看你吗,青年人?
阿炳:我爸也来了。
阿炳的爹:青年人,你肚子一定饿了?我们去吃碗面吧?走。
张子文很快就吃了一碗。
阿炳的爹:老板,再来一碗。
老板:来了。
阿炳的爹:青年人,慢慢吃。
阿炳的爹:青年人吃饱了吗?
张子文:嗯。
阿炳的爹:我们一起去江家看看阿彪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四阿炳的爹为张子文阿彪办得身份证
阿彪:阿炳好久不见了,真为你开心,找到你爸。管家来了,我得去搬货,等我干完了事,再聊。
阿炳的爹:别急,先拿着这个。
阿炳的爹:阿文,这是你的。
阿彪:身份证,伯父,这东西可不容易搞啊。
阿炳:我老爸花了所有的积蓄,搞来的。
阿炳的爹:阿炳
阿彪:这么重要的东西,我们怎么敢要呢?
阿炳的爹:拿回去吧,钱仍身外之物。难过它还能胜你们三个人的感情吗?在香港,没有身体证,一旦被警察抓住,他们根本就不会把你们这样人当人看,打死了也不要紧的,政府是不会管的。
阿彪:谢谢你,伯父。
张子文:谢谢伯父。
阿炳的爹:不早了,我们得回去了。儿子,走吧。
阿炳:喔。
阿彪:有身份证了,就不会怕条子呢。
张子文笑了一下。
阿彪:你也可以很快找到工作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五阿彪得知管家要害江老板阴谋
一天, 阿彪肚子疼,躲过了监督人,进入厕所里。
阿彪:他妈的,连上个厕所也要偷偷摸摸的上。
虎哥的手下:这里安不安全?
管家:放心吧,我已经派人守住厕所门口。工作期间,不准员工进来。虎哥,有什么计划?
虎哥的手下:虎哥已经找到一个杀手,你让他当你老板的司机。后天,江老板与唐老板谈生意的时候,干掉江老板。这是那个人的地址,今晚你去与他见一面。
管家:行吗?
虎哥的手下:行的,放心吧。到时候,江老板的小儿子继承江家的家产,虎哥将控制香港最大船运输业。虎哥能大量从东南亚运输白粉,到时候你还怕发不了财吗?
一会儿,阿彪走了出来。有人拍了他一下。吓了他一跳。
阿彪:过去说。
张子文:阿彪,我来告诉你,我找到工作了。干老行,在夜总会当保镖。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吧,总比呆在这里强。
阿彪将在厕所听到的事告诉张子文。
阿彪:江老板是好人,我不想,被管家害死,我们还是去告诉江老板吧。
张子文:别傻了,江老板那么信任管家,他是不会相信你的,到时候你的命也不保。
阿彪:那该怎么办?
张子文:我们先找到那个杀手的地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六张子文与阿彪策划救江老板
张子文:别动,转过去。
管家:我可是江家的管家,别乱来啊。
张子文:我管里是哪家的管家呢。
张子文搜身搜出那张地址和一笔钱,只拿了钱,走了。
张子文:他就在我做的保镖的夜总会里。
张子文把自己换了装扮成服务员。
张子文:先生,你要的中餐。
杀手:进来。
张子文从冷菜中抽出了一把刀,迅速干掉那个杀手。
开了门。
张子文:进来吧。你就充当他吧。
阿彪:什么?我?管家可是认识我。
张子文:认识又怎么样?他没有见过他,不但不会怀疑你,而且会赞美虎哥聪明。你成了司机,就掌握江老板和他儿子的命。
管家走了过来。
管家:你好面熟。
阿彪:我是江家的员工。
管家:对…
阿彪:我也是虎哥派来的杀手。
管家:虎哥高明啊。明天,我会让老板的司机消失。到时候,我会推荐你去当司机的。
阿彪:司机的事,就交给我吧。
管家:好。
张子文与阿彪去了谈判所地方,看到一个大门。
张子文:想毕等江老板进去的时候,把门关了,让江老板有去无回。你开车,我在后面为你们开路。
张子文在司机正准备出发的路上,打晕了他,并把他关在一间黑屋子。
虎哥杀了唐老板。
虎哥:大家,清理一下。快点,一个小时后,他们就会到。
江老板:司机怎么才没来,
管家:他肚子疼的厉害,不能来了.我让我们的员工李天彪来当司机。
大少爷:他会开车吗?
管家:会,大少爷。
江老板:走吧,唐老板可不喜欢不准时的。
张子文埋伏在大门。后面七辆车开进的时候,(前三辆后三辆中间是老板的车)后大门果然关上。
虎哥:等他们上来,再动手。
虎哥的手下:是,虎哥。
阿彪停在半路上时,用枪指着江老板,
管家:不是说上岸再动手吗?
江老板:阿成,想不到你会出想干掉我,你说我哪里对你不好?
管家:老板,你对我好?你说说,从我进你家到现在,你给我多少,加起来,还不如小少爷在赌桌上赌一把。我才不想做你一辈子狗,哈哈…
阿彪一枪打死管家。
管家:你…
阿彪:江老爷,我们已经被包围,掉头吧。
虎哥的手下:大哥,老不死的掉头了。
虎哥:开枪。
此时雨弹向七辆车开来,
阿彪:老板大少爷扒下。
江老板的手下:保护老板,让老板的车先走。
此时张子文用枪杀死了守门人,取出钥匙开了门。
江老板:儿子,你撑着,阿彪把管家尸体推下门,张子文上了车。开了一段时间后,车子打了一个弯,紧刹车碰上了树。阿彪中了枪。
阿彪,你中了枪,别动。没用了,你得开车送江老板回去。
张子文:阿彪…
张子文开车回到江家江家。
小儿子:你怎么搞的,连这点小事都干不好。这下我可麻烦了,我没钱去还账。江老板的小儿子正准备逃跑,被虎哥一枪打死。
虎哥:你他妈你以为你是谁啊。
又开了一枪。
虎哥的手下:虎哥,他怎么办。
虎哥:把他埋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七江老板认张子文为干儿子并交给他所以事业
院里一片哭声。
谢雨淅:江老板叫你到书房里去。
江老板:阿文,你知道我大儿子死了,小儿也死了,我已经没有儿子了。
张子文:江老板你的小儿子或许还没死。
江老板:在我心里,他已经死了。我年纪也大了,你可不可以帮我打理生意?
张子文:我?可是我不会。
江老板:做生意,你只要记住,最重要的是防人之心不可无,就行了。你能行的。你跟我来。
江老板:我小儿子不把爹当爹,不把大哥当大哥,勾结外人害死自己大哥。幸亏张子文与阿彪及时赶到,否则我们整个江家,都会败给那个不孝子手里。我要将我的大儿子和阿彪一起合葬,并认阿文为我的干儿子,帮我管理江家大小事务。大家有什么异议?
没人异议。
江夫人:老爷,一个外人来管理家中大小事务行吗?
江老板:他为了救我丢掉自己好兄弟,在枪林雨弹中,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,他不仅是救了我,也救了江家。放心吧,行的。
张子文:听说你读过书,对江家上事又比我熟,以后你得教教我。
谢雨淅:你没读过书吗?
张子文:没有,我只是一个兵,只会打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八张子文招兵买马并策划杀轰天虎
张子文:阿杰,跟我走一趟。
阿杰:是,文哥。
张子文与阿杰走到海边,在海边等了几个小时。一群人游了过来,
张子文:你们想不想到香港闯一番事业?
逃亡的人:想又怎么样?
张子文:把衣服裤子给他们,会开枪吗?
逃亡的人:我们几个都是从战场上走出来,你说呢?
张子文:为什么来香港?
逃亡的人:你不是回答了吗?
张子文:跟我走吧。
逃亡的人:去哪儿?
张子文:江家。
张子文:给他们照相。
逃亡的人:干什么用?
张子文:给你们办身份证。
张子文:这里是枪,每人拿一把。
逃亡的人:我们干什么?
张子文:暂时先保护江家。
阿杰:文哥,我已经查到轰天虎会运一批白粉到海口。
张子文:找到局长的把柄没有?
阿杰:在这儿,是局长写给一个歌舞厅舞女一些情书。这些情书足以让局长退位。
张子文:干的好,阿杰。今晚你跟我去警察局。
局长:张老板找我有什么好事啊?
张子文:送你一份精美礼物。
局长:你什么意思?
张子文:像这样的信,我还有几封,如果它们被公开的话,你说会怎么样?
局长:有话就直说吧,你想要我干什么?
张子文:我要你去干掉轰天虎。
局长:什么?
张子文:我知道你都收他许多好处,如果他死了,轰天虎的给你的钱将会由其他卖白粉人补给你。
局长:这个道理我也懂。轰天虎杀了你的好兄弟,可是毕竟他的势力很强大的。如果我平不了他,他会干掉我的。
张子文:今天晚上轰天虎是不是会运一批大的白粉,并且由他亲自押送?
局长:有这么一回事。
张子文:今晚他一进岗,叫你的人以藏有大量毒品罪向他开枪,把轰天虎打沉下去,我另派人消了他的老巢。放心,就你算干不掉轰天虎,他也不会留下多少兄弟,到时候他的仇人也会找上门来,他自己都保不了自己。哪有时间找你报仇?如果你不愿意,你的乌纱帽掉了,你以前得罪的人就会来找你麻烦,你好好考虑一下啊。第二天晚上,局长亲自到港口。一个警察走进去。
虎哥:好朋友…
轰天龙给了一笔钱。
警察:这个船没什么,大家走吧。局长亲自来了,你亲自去一下吧。
虎哥:没问题。
轰天虎带着人出现在船板上时。
警察:这船上有大量毒品,大家快做好战斗准备。
阿杰打了一枪,两边交战。轰天龙的人损失惨重,自己也中了一枪。
虎哥的手下:虎哥,我们中计了,这些警察早就做好了准备。
虎哥的手下:大哥,怎么办。
虎哥:跳下去。
在警察穷追猛打下只剩下轰天虎一人。
另一边,张子文带领一帮兄弟端了轰天虎老巢。轰天虎的马子中了一枪,被带走了。
局长:有没有发现轰天虎尸体?
警察:没有,局长。只见他中了一枪。
局长:加派人手,一定要抓起他。
警察:是,局长。
轰大虎一个人跑到老地方去治枪伤。
张子文:轰天虎的老巢已经让我给端了,他现在也受了伤,你跟他不就是为了钱吗?你只要告诉我他在哪,我会给你一笔钱去美国。这是船票、护照,(这一箱钱)怎么样?
轰天虎的马子: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,不过每次他受伤,都会去一个地方。
张子文:在哪里?
虎哥:他妈的老子一定会回来报仇的。
医生:虎哥,你流血太多,先帮你吊一瓶盐水吧。
医生在盐水里注入镇静剂。等轰天虎醒来时,发现自己的面前是张子文与唐老板,身上的子弹还没取出来。
江老板:轰天虎,我俩无冤无仇的,你为什么要害我全家。
虎哥:这可是你小儿子让我这么做的。
江老板:我小儿子呢?
虎哥:我帮你解决了,不是你想要的吗?怎么啦,欺负我人多,有种跟我单挑啊。
张子文:单你妈个头,你要是有种的话,就不会派那么多人准备去干掉江老板。
张子文递给江老板一把枪,江老板用枪指着轰天虎。
虎哥:别…江老板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别杀我,你让我干什么都行。
我把我赚的钱全部给你,就当作赔偿。
江老板开了枪,杀了轰天虎。
江老板:我不缺钱。
江老板:谢谢你,阿文。
张子文:别那么说,干爹。他是我们共同的仇人。
江老板:我的孙子还小,就交给你照顾,可以吗?孩子不能没有爸爸,会被同学看不起的。
张子文:好。
江老板:你以后就住我大儿子的房间里吧。
张子文: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九张子文与谢雨淅的爱情
谢雨淅正在教孙子写字,张子文进来。
小海:干爹。
张子文:乖,在干什么?
小海:陈阿姨教我写字。
张子文:让我看看,写的不错。
张子文:很晚了,去睡吧。
小海:喔,阿姨、干爹晚安。
谢雨淅、张子文:晚安。
张子文:张子文你教他写的是什么?
谢雨淅: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忧郁相信吧幸福的日子总会降临
谢雨淅:你不会识字?
张子文:只会一点,在砖窑中有一个先生教了我一些字。很不错,这让他有一个快乐的童年。
谢雨淅:我得不到的东西,希望他能得到。
张子文:你将来一定是个好妈妈。
谢雨淅:你也一定成为一个好爸爸。
张子文:很晚了,去睡吧。
谢雨淅:喔,对了,明天你会不会去接小海?
张子文: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时间。
谢雨淅:你是他干爹,你去了,阿海一定被同学羡慕的。你不想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吗?
张子文:应该有时间吧。
谢雨淅笑了一下
小海:干爹,我想去动物园玩。
张子文:走。
张子文开着车带谢雨淅、小海去了动物园。
他们三人在动物园玩得很开心。
突然下起雨,三个人挤在一起,撑一把伞。阿文把小海抱起来,与雨淅靠的更紧。正准备走动物园。
婉儿的爸爸:你为什么生的是女孩呢?
婉儿的妈妈:女孩又怎么啦,我不是女孩吗?
婉儿的爸爸:女孩是泼出去的水,要用大把钱把她供养着,最后送给别人。
婉儿的妈妈:这是你老爸说的吧。
婉儿的爸爸:他说没错,我不能这样断了香火。
婉儿的妈妈:可是我已经不能再生,你想都不要想在外有野女人,不然我老爸叫你好看。
五年后女儿的爸爸的岳父病重。
岳父:小陈,你一定要学学的照顾我女儿,我可只有这么一个女儿。
婉儿的爸爸:岳父,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女儿和孙女的,她是我老婆和女儿,我怎么不照顾她的道理?你放心的走吧,岳父。
走后,婉儿的爸爸立即赶走了婉儿的妈妈。
三年后,婉儿的妈妈病重时,才去找女儿的爸。
婉儿的妈妈:孩子他爸,就算我求你,照顾好我们的女儿,我快不行了。
婉儿的爸爸:你走吧,我是不会照顾她的。
婉儿的妈妈:孩子他爸,算我求你,求你了。
不断的磕头,直到晕死。
婉儿在车上喊妈妈…
婉儿的爸爸:你就在这里,谁要你,你就跟谁去。
在门口一个婉儿淋着雨大声哭着叫妈妈。
谢雨淅:小女孩,你叫什么名字?怎么啦?迷路吗?怎么在这里淋雨呢,会生病的?
婉儿:妈妈叫我婉儿,我爸爸不要我呢。
谢雨淅:那你妈妈呢?
婉儿:死了。
谢雨淅抱起了小女孩。
谢雨淅:我们带她回去吧?
张子文:别哭了,婉儿,跟我们一起回家好吗?
张子文:干爹,我想认婉儿为我干女儿。
江老板:小海从前总是抱怨他爸爸没时间陪他,有她在,也可以给小海一个伴。你收留吧,我不反对。
张子文:谢谢干爹。
张子文:你以后就住在这里,你以后就叫我干爹。
婉儿:我可不可以叫你爸爸?
张子文:可以啊。
婉儿:妈妈,我有爸爸了,我以后就有爸爸妈妈了。
谢雨淅:我已经让婉儿做我女儿
张子文笑了一下。谢雨淅也笑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十张子文策划谋杀李天仇
阿杰:文哥,李天仇这个星期天晚回香港来为了自己五十大寿。
你收集到了的证据么,在这里,这些证据随手可得,可是没有哪个警察敢去冒着生命险与李天仇作对,有它也没用。喔,对了最近有一个警察的老婆被李天仇的手下刀哥杀死,他也许可以帮助你。
警长:几个月不见,你由小弟变成大哥。

由于动视素材网上的作品均由动视素材用户自行上载,故动视素材网没有能力审查作品是否存在侵权等情节,如发现侵权作品,请通过网页右侧qq即时在线与管理员联系,管理员核实后将删除侵权作品,切实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。

Copyright © 2014 Demila.org.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400168